曹林:艺术照亮生活 “大舞美”带动文旅产业升级引领乡村建设

2018年3月25日,中国舞台美术学会第九届领导班子就职典礼暨2018工作年会在京召开。新的领导班子揭晓,中国戏曲学院舞台美术系书记曹林教授连任会长一职。总结回顾上一届工作成果之余,对于未来四年的前瞻性规划必不可少,值此契机,艺术中国记者专访连任会长曹林教授,进一步解析大舞美概念的提出,及其在文化旅...

2018年3月25日,中国舞台美术学会第九届领导班子就职典礼暨2018工作年会在京召开。新的领导班子揭晓,中国戏曲学院舞台美术系书记曹林教授连任会长一职。总结回顾上一届工作成果之余,对于未来四年的前瞻性规划必不可少,值此契机,艺术中国记者专访连任会长曹林教授,进一步解析“大舞美”概念的提出,及其在文化旅游创新和乡村建设发展领域做出的探索和贡献。

“用戏剧的艺术态度照亮日常生活”

艺术中国:舞美学会第九届领导班子今日揭晓,并指出在未来将更紧密贴合国家发展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理念开展学会各项工作。请您首先谈谈对于未来四年学会发展的方向及规划。

曹林:在上一个四年里,我们主抓两件核心要事。一是把“国际有影响力,国内有凝聚力”作为学会的发展理念和发方向;二是明确“用国际语言讲述中国故事”为舞美人的艺术创作路线。

在未来四年,我们将继续秉承学会的定位和宗旨,同时结合国家发展的总体趋势和要求,围绕艺术创作为人民服务这一主线,推动舞台美术创作走出剧场,延伸到舞台之外,走进大自然,走进生活,用戏剧的艺术态度照亮日常生活。并继续推动艺术创作介入城乡建设,探索文旅产业发展和舞美艺术创新的互动模式。

艺术中国:所以我们注意到,一个新的委员会——文化旅游创作委员会的诞生。

曹林:是的。文化旅游创作委员会成立的构想最早可以追溯到2016年首届隆里新媒体艺术节。去年十一月份已经正式决定成立并开始组建,这次年会上我们公布了负责人。

可以说,文化旅游创作委员会是应运而生的。随着国家经济发展,一方面,农村及城镇化问题逐渐凸显,另一方面,人们返璞归真渴求回到原生态的绿色生活状态之中的愿望日益强烈。因此,一部分农村的生活状态肯定会产生本质上的变化,而这一变化恰恰就是文化上的升华和艺术的介入。因为这种回归自然和本质的诉求本身也与艺术的追求不谋而合。艺术被从生活中抽离和提炼出来,但终将返回其中,艺术家在这里也大有可为。同时,可持续的经济发展是在保护环境的基础上实现的,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和旅游业。因而,无论从理论层面还是具体操作上,成立文化旅游创作委员会都是这一届领导班子的核心工作内容。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在文化旅游之外还强调加入了“创作”二字。这是学会对自己专业范围的划分,希望在创作领域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所谓创作,其实就是内容。在这个时代人们经常会说文化创意产业走向泛泛化,走向空心化,或者走向同质化,其根源就在于内容跟不上。因而,我们把“创作”作为落脚点成为一个后缀的定冠词,就是要强调其重要性,杜绝内容上的苍白和空洞。

艺术中国:文化旅游是一个大概念,请您谈谈“文化旅游创作委员会”将如何开展具体工作?

曹林:首先,我们在工作上要实现平台的搭建。未来我们会聘请大概二十多位不同领域的专家作为该委员会的成员,以舞台美术专家为主体,同时引入建筑师、城乡规划专家、导演,以及在乡建方面有研究的学者、高校教授等等。一方面,他们作为一个类似“智库”的组织向社会提供咨询服务,这也是我们已经面临的需求。另一方面,是具体的设计和规划层面,通过各方面活动的开展、培训的建立、国内外交流活动等内容切实介入到社会服务工作中去。其次,协调舞美学会整体规划,将各个专业结构立体化,配合带动其他委员会共同开展工作。除此之外,舞美学会的女性设计师委员会和青年设计师委员会也分别在筹建中。通过对细分群体的委员会建立,我们也在有步骤有侧重的完善自身职能。

艺术中国:刚刚提到了青年设计师委员会的筹建,同样具有高校教师身份的您如何看待舞美学会在衔接学院力量及社会资源中扮演的角色?

曹林:舞台美术的专业特性很大程度上偏重于实践,也就意味着一个学生的培养到其走向社会的过程中至始至终都贯穿在实践当中。理想状态就是所谓的无缝对接,但是目前看来还有一些差距。基本上学生从学校毕业到其能够适应剧团工作可能还要三五年。基于这种现况,舞美学会在这期间面向各院团在校生,尤其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会举办两期培训班,它基本已经成为我们的一个品牌,通过秋季班和春季班这种短训班的直接方式,围绕既定专题,在培训过程当中让学生与企业、剧院对接,听成熟的设计师分享创作经验,把青年设计师送到广东和浙江的厂家及剧院中从事具体操作,成为一种非常有效的方式。我们这几年做的也越来越规范,并连续两年得到国家艺术基金的专项经费支持。

“大舞美”:营造综合艺术体验,推墙破框,走向自然。

艺术中国:中国舞台美术学会的委员会不断增加完善,其涉及的社会角色和专业内容也不断扩充。可否请您具体谈谈“大舞美”这一概念的提出?

曹林:“大舞美”这一概念是我从2014年开始提出的,也基本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同。就像我们前面所提到的随着整体的社会经济和文化发展,戏剧艺术不仅仅是局限在剧场艺术的范畴,还应该拓展更多形式的演出,包括露天环境和浸入式等等。而作为演出空间的营造者,舞台美术工作者也应就此做出相应的思考——怎样面对多种形式下的演出方式进行舞美设计——于是“大舞美”观念应运而生。

传统舞台美术可以归纳为五个字:灯(灯光),景(布景),服(服装),道(道具),化(化)。而新媒体艺术等内容不断拓展和丰富了舞美概念,“大舞美”不仅是技术层面的艺术升华,更强调观众进入到特定场域的综合体验:从单纯的“看剧听戏”,发展到完整而立体的多重感官,这是它从行业专业丰富性角度的对内指向。此外,其对外的指向性则是建立在以前单纯服务于剧场和舞台这一基础上的突破和创新,即我们要更广泛的介入生活,介入经济建设,介入到为人民服务的综合平台中,走下舞台,走出剧场,推倒“第三堵墙”。

因而,“大舞美”的口号强调“推墙破框,走向自然。”推墙,就是打破剧场中传统的戏剧美学;破框,就是冲破固有的镜框式舞台模式。比如木偶节、灯光节等多种艺术形态,把它们镶嵌到村落或古镇中,推广到每个乡村的公共空间建设中去,这些都是“大舞美”的视野范畴。

艺术中国:这种模式让我想到了已经连续两年成功举办的隆里国际新媒体艺术节。可否分享一下舞美学会是如何将“大舞美”概念融入其中,并探索出“隆里模式”,以艺术介入促进文化旅游带动乡建发展的?

曹林:新媒体艺术无论从艺术表现手法还是理念上都很前沿,我们希望反其道而行之,将其置身一个相对原始的文化背景中,在这种语境中制造新的碰撞和可能。此外,还是秉承着刚才所说的“推墙破框,走向自然”的理念和姿态,在介入自然而又不破坏自然的前提下,新媒体艺术应该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黔东南隆里镇,就是一个非常理想的选择,因为它自身已经具备非常成熟的原生态艺术传统。比如耍龙灯,当地流行的汉剧,还有节庆时的巡街游行,包括赛龙舟等等,它不仅有艺术基因,而且有良好的原生态基础,不会因为外界的介入而丧失了原有的风貌。把“大舞美”的概念带入乡村建设,首先就是要保证没有破坏性,在尊重其本土文化传统的基础上带动地方旅游,吸引外界投资。

在运营操作上,舞美学会起到牵头作用,协调当地政府,引入相关企业共同搭建这一平台。一方面,我们的艺术家在这里找到了“诗和远方”,他们受到地方美景及民俗的灵感启发,创造出在地作品并永久保存在当地,成为隆里新的文化地标。另一方面,政府通过举办这样有国际规模影响力的艺术节,必然在基础设施建设上有所改进,道路、水电、城市景观建设都被带动起来。而企业也会在这样的平台展示他们的产品,通过赞助、投资等方式,切身投入到地方建设和品牌宣传中来。所以,新媒体艺术节的举办成为了一个有力的杠杆,撬动了村民、政府、艺术家、企业等多方角色。而这种模式也是可以借鉴和复制的,去年夏天,我们在烟台海边做了一个小型的灯光节,基本上就是参照这种模式并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今年的隆里艺术节和烟台灯光节还会继续。

总之,其实还是一句话:艺术应该为人服务。这不是一句口号,而是其切切实实的本质要求。它只有融入到生活,融入到不同层面的人的精神和文化需求中,融入到人性的研究中,才能成为真正有意义的存在。因而,它可以自由的以不同形式穿梭,打破各种不必要的界限,从而变得更加立体而多元,即使普世而平凡,却足以照亮我们的生活。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及平台用户发布,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为构建良好的互联网环境,如果您认为我们的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https://www.juyishu.com/message/sendmessage/1.html),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地址:https://www.juyishu.com/article-5227.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问题

0 条评论

liza
liza

用户还没有留下签名!

72 篇文章

作家榜»